首頁
>新聞資訊>文化園地
青年行且知

“少年郎的肩頭,本就應當滿是美好的事物啊?!边@是《雪中悍刀行》中,最讓我動容的一句話。

我明白焦慮感存在的合理性。逃避焦慮,詩和遠方成了最好的說辭,據不完全統計,旅游出行的天數少于15天,對思維沒有任何的沖擊,遠方是一個站點,卻不是歸屬,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歸屬,平靜下來很重要,過分的焦灼會引起火花,一地瑣碎的助燃,沒有溫度火越燒越旺,野心越來越小。

倘若真的無法平息內心的躁動,抽空去看看海吧,誰見過為劈頭迎來的巨石而焦灼的海浪呢?

“躺平”VS“內卷”無疑是對立的,絕對的平均主義被證明是低效率的,也是不合乎經濟發展規律的,所以存在即合理。人與人之間,由于家庭出身、健康、智力、性格等諸多方面的差異帶來的不同,是無法避免的,更是不可能外力去一刀切抹平的。所以,即使處于一個低落的狀態,我們也不能放棄自己去選擇躺平。也不是倡導“卷”,其實在躺平和內卷之中還有第三種選擇。

在“卷”和“躺”之間,還有很多選項。在卷和躺之間是一個長短不一的琴譜,他們音色各異,你可以找到一個自己恰當的位置,而且你可以調整。你覺得卷得太累就躺平下,躺得太無聊,就加入一下卷。這是可以選擇的,但是你為什么害怕這個選擇呢?因為害怕別人識別不出你,害怕別人把你看作一個不成功者,看作一個loser。我們也可以不需要成為他人的眼中的自己,前提是在大浪四起的時候,我們都有能力獨善其身。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往往是一種帶著非自然的命運寄托,旨在有失必有得,但錯過太陽的人,也不一定會收獲傍晚。不思、不動、不學,終究一無所獲。

怎么不留遺憾?

“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少年時”是遺憾,“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行”是遺憾,可這些遺憾句句不離少年,是的,遺憾會隨著少年時光的流逝會擴大,其實不止于不美好的事物,更多的確實那段時光的緬懷,倘若選擇舒適的人生,低谷中不見日月的生活,是不是在收集遺憾呢?

隨著年長我開始意識到一件事,人在成長過程中是由柔軟到堅硬的過程,少不經事,而他們讀了很多書,經歷了很多事以后便會形成自己思想,對這個世界又不一樣的看法,這是不是意味著可接受度變少了,兼容性也變少了,但大抵還是可以改變的。

30歲往后,大多數成年人在經歷了社會的煙火后,固執是本質問題,自詡聰明者不在少數,他們認為宇宙如他們所見那般一層不變,謙卑好學者一直在變化,他們鳳麟毛角,兩者形成巨大反差,社會地位亦是如此,轉折點難道不是剛步入社會的那段時光嗎?可見那段時間何其珍貴,一如四五點太陽還未落山的時候,金燦燦的世界,就像是年少的縮影,印在名為過去的明信片上永遠發著光。

青年應當恣意,一如當年李白得到唐玄宗召他入京的詔書后,大筆揮墨“仰天長嘯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確實快哉!

青年應有夢,“鮮衣怒馬少年時,不負韶華行且知”懷中有夢想而又“行且知”,確定一件大事或者很多件小事,規劃自己的人生愿景,和時代同步前行。

汗水可能是不留遺憾最好的注釋。

夏季某天,夜色正好,不溫不燥,一整清涼晚風拂過我的領口,我注視燈火通明的施工現場,大家汗水打濕衣衫,電流聲、齒輪聲、碰撞聲不絕于耳,仿佛展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新世界的孕育,腦海不由映出一句話“且視他人之疑目如盞盞鬼火,大膽地去走你的夜路?!睂?,這很史鐵生,我不由暗想到。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日本三級電影網,www com黄色,91色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