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集郵聯八次大會郵票(小型張)看中國古代郵驛文化(下)

2020-06-22  

5

2000-5M 中華全國集郵聯合會第五次代表大會(小型張)

主圖:清代光緒十年浙江布政使司使用的排單

邊飾:《山水圖》

清光緒十年(1884年)浙江布政使司發溫處兵備道排單

這件排單縱28.5 公分,橫48.6公分,現藏中國郵政郵票博物館。清代,布政使專管一省財賦和人事,為從二品官,僅次于總督、巡撫。浙江布政使司即浙江布政使的衙門。收文單位溫處兵備道駐溫州,為浙江布政使司派屬,掌溫州府和處州府(今浙江省麗水市)的軍事、監察事務,帶兵備銜,兼管水利、海防。排單是驛遞公文保證時效的單據,清制,凡由外省馬遞公文到京,以及地方官府彼此互達公文皆需粘連排單,令沿途各驛站于單內登注所經時刻。排單正文部分除事先印有發文單位,關于傳遞公文的上諭或上級明令,還要由發文單位填寫收文單位,公文件數,發文日期時刻,傳遞速度。附件部分則由沿途各站填寫,包括站名和經過日期時刻。這件排單的公文件數所填為“衙門公文壹件”,發文日期時刻為“光緒十年七月十八日子時”,傳遞速度要求“飛速”。光緒十年七月十八日辰時六刻自省城杭州錢塘驛發出,途經浙江驛,會江驛(今富陽境)、桐江驛(今桐廬境)、富春驛(今建德境)、濲水驛(今蘭溪境)、雙溪驛(今金華境)、華溪驛(今永康境)、丹峰驛(今縉云境)、括蒼驛(今麗水境)、芝田驛(今青田境),直到七月二十四日申時到達目的地溫州府象浦驛,沿途歷時六天,全程共計1015里。

排單的作用除了明確責任,警示沿途各驛站,更重要的作用在于公文傳遞過程中一旦發生遺失和滯留,可以按站進行排查,明確失職者,進行處罰。

《山水圖》

清代宮廷畫家唐岱的作品,絹本設色,縱83公分,橫44公分,現藏故宮博物院。

6

2007-20M 中華全國集郵聯合會第六次代表大會(小型張)

主圖:敕燃馬牌

邊飾:彩繪飛馬、西夏文字

“敕燃馬牌”

為西夏傳遞急令的信牌,銅制圓形套合式,兩個圓牌上下插扣可以咬合成一體,圓牌直徑14.7公分,帶銎長18.5 公分,蓋牌鐫刻西夏文“敕燃馬牌”四字,底牌內面有四連忍冬花紋裝飾,兩牌上下嵌合槽齒端各鐫錯銀西夏文“敕”字,現藏中國國家博物館?!半啡捡R牌”精致美觀,堪稱歷代郵驛符牌中的極品?!半啡捡R牌”,意為“敕令驛馬晝夜急駛之牌”,是西夏皇帝授權動用驛馬急馳以傳達調動軍隊命令的通行證明。

在古代,動用馬匹急馳的成本極高,因而必須嚴格限制。西夏《天盛律令》規定,只有報告敵情,召集兵馬,奏告緊要事項,傳遞圣旨,及唐徠、漢延等大渠水漲告急,才能執符牌動用驛騎。如果違規動用驛騎,則涉事官吏一律徒刑五年,當事職吏罪減一等。

彩繪飛馬

彩繪飛馬出自甘肅省酒泉市瓜州縣榆林窟第10窟的西夏時期窟頂藻井。飛馬亦稱翼馬,是藻井四披上與翔鳳、飛雁、游龍、奔獅、麒麟、天鹿、六牙白象一起繪制的佛國瑞禽。

西夏文字

文字是民族文化發展到成熟階段的重要標志,政令頒行、信息溝通、文書傳遞都需要文字。西夏的公文和公文傳遞制度正是在西夏文的基礎上得以確立。西夏文由西夏開國皇帝李元昊主持創制,是元昊在建國前兩年(1036 年),命學貫蕃漢的大學者野利仁榮“演繹”出來的。西夏字和漢字一樣,也是表意文字,字形方正,筆畫勻稱,疏密有致,造型優美。但比之漢字,筆畫相當繁復,大多在十畫以上。西夏文字體結構多仿漢字,用橫、豎、點、撇、折、拐鉤組字,在字體形態、書寫規則方面深受漢字影響,但又不用漢字的部首偏旁。西夏文字也有楷、篆、行、草諸體,“六大”郵票背景圖案和小型張邊飾所用為楷體,出于雕版印刷品。

西夏文字楷體

7

2013-10M 中華全國集郵聯合會第七次代表大會(小型張)

主圖:“遷陵以郵行洞庭”簡、“酉陽丞印”封泥、笥牌

邊飾:“除郵人”簡、“秦皇古驛道”遺跡

“遷陵以郵行洞庭”簡

秦簡,2002年出土于湖南省龍山縣里耶古城一號古井。該古井共出土秦簡38000余枚,被命名為里耶秦簡。里耶秦簡全部屬于秦代洞庭郡遷陵縣官府檔案,涉及大量實際傳遞過的公文,主要是洞庭郡下行遷陵縣的,從中可見秦朝政令通達,公文傳遞嚴密而又繁重。洞庭郡為秦始皇統一中國前夕設立;遷陵為洞庭郡屬縣,縣治就在里耶古城。里耶秦簡中,“遷陵以郵行洞庭”亦作“遷陵以郵行·洞庭”,即發文方為洞庭郡,收文方為遷陵縣,此類簡行文有如封檢,但不帶封泥槽,因而是郵遞公文的指示檢,插在捆好的公文卷冊上,有如現代直封郵袋上書寫名址,警示郵遞人員不要錯投的固封簽牌。當完成了傳遞環節后,這種指示檢又被作為收文存檔簽牌繼續使用。

2019年秋天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小城故事——湖南龍山里耶秦簡文化展”展出的“遷陵以郵行洞庭”簡


里耶秦簡中部分指示簡列表

“酉陽丞印”封泥

在里耶古井出土的大批秦簡中,還夾雜著幾枚封泥,其中之一的“酉陽丞印”被遴選為“六大”郵票主圖的正中圖案。酉陽也是洞庭郡的屬縣,與遷陵有較為密切的公文往來。丞是一縣僅次于縣令的官長,所有縣內各機構和發往縣外的公文大多要經過縣丞審核。

封泥是紙張發明前,以簡牘制作函件的產物。凡密封函件是在繕寫好的正文簡牘上再覆蓋一簡,以一根緘繩將覆簡與所覆之簡上下繞行三道捆緊,并將緘繩打結處置于封泥槽中,填實封泥再摁上官印印記。這樣一來,在不破壞封泥或割斷緘繩的情況下,就無法看到函件內容。而更換緘繩來重新封閉,又因原封泥上的官印印記而難于還原,這就杜絕了擅自拆閱而不被發現的情形。在簡牘時代,這種閉鎖文書的方法幾近完美。中國古代郵政制度得以確立與簡牘封檢和封印制度有很大關系,在沒有這樣的保密措施之前,統治者只能以心腹充當信使,而里耶秦簡表明連刑徒也經常被派去送信,從而構筑起中央集權國家的文書行政。

笥牌

“六大”郵票主圖居右為一秦簡笥牌,上書“從人論報,擇免歸,致書具此中”?!皬娜恕笔莵碜粤鶉姆辞叵臃?,“從人論報”指對從人的論罪定刑,“擇免歸”指免刑歸鄉,最后一句的意思是寄送的判決文書就在這份卷宗中。這枚簽牌上下各有兩孔,當以繩系于笥上,包括判決文書在內的卷宗應該就是盛放在竹笥內寄達的,之后上部涂黑轉變為檔案標簽。

中國郵政于2012年發行的《里耶秦簡》特種郵票

“除郵人”簡

“除郵人”的除是任命的意思,這枚簡是關于任命郵人的請示報告和回復的批示。這枚簡的正面寫有:“卅二年正月戊寅朔甲午,啟陵鄉夫敢言之:成里典、啟陵郵人缺。除士五(伍)成里丐、成,成為典,丐為郵人。謁令、尉以從事。敢言之?!边@是遷陵縣下轄的啟陵鄉鄉嗇夫(相當于鄉長)上行遷陵縣縣令與一縣軍事首長的縣尉的請示文書,請示任命一個名字叫做丐的人為啟陵鄉的郵人,以填補該鄉按編制所缺郵人。文書同時請示擬任命另一個名字叫做成的人為啟陵鄉下轄的成里的里典。里典是一里之長,啟陵鄉嗇夫解釋提請這一任命的緣由,同樣是相關職位空缺。文書申報了丐和成的身份都是成里的士伍,士伍是沒有爵位的在冊平民。這份公文是在“卅二年正月戊寅朔甲午”,也就是秦始皇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正月十七日發出。

簡牘背面書寫了遷陵縣的批復和文書傳遞情況:“正月丁酉旦食時,隸妾冉以來。欣發。正月戊寅朔丁酉遷陵丞昌郄之啟陵:廿七戶已有一典,今有(又)除成為典,何律令。應:尉已除成、匄為啟陵郵人,其以律令。氣手。正月戊戌日中守府快行。壬手?!北趁媸紫仁俏臅竭_的紀錄,即正月二十日早上由一名名字叫做冉的女性刑徒送達。然后,一個名字叫做欣的人開啟了這件公文,欣是縣廷中負責收發的小吏。下面是遷陵縣對啟陵鄉請示的批復,在接到這份請示的當天,遷陵縣名字叫做昌的縣丞就代縣令復函批駁了啟陵鄉任命新的成里里典不合律令,質問成里二十七戶,已有一個里典,為何又設一個里典,有何律令依據?縣丞昌向那個名字叫做應的啟陵鄉嗇夫批復道:縣尉已批準任命成、匄兩個人都成為啟陵鄉的郵人,并強調這是依法行事。這件批復文書由縣廷一個名叫氣的小吏經手,于“正月戊戌日中守府快行”,也就是在正月二十一日中午,由遷陵縣廷在守府人員中差遣了一個名叫快的人充當送信人,并記錄是由“壬”經手交給“快”的。

這樣一枚郵人任命簡,透露的內涵頗為豐富。首先是郵人要由一鄉之長的鄉嗇夫來推薦,并須報請縣令和縣尉批準,說明郵人的任職是很慎重的事情。

“秦皇古驛道”遺跡

井陘縣地處河北省西部山區。秦代置縣。全縣地勢險要,史稱“天下九塞”之第六塞,“太行八陘”之第五陘,自古即為通衢要道和兵家必爭之地。據《史記·秦始皇本紀》載,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第五次出巡,崩于沙丘平臺(今河北省廣宗縣西北),以辒辌車載之,“遂從井陘,抵九原”,走的就是井陘驛道(當時稱馳道)。公元前204年,韓信破趙的“背水之戰”也是沿此道進兵的。當時的“井陘之道,車不得方軌,騎不能成列”(《史記·淮陰侯列傳》),堪稱燕晉咽喉。

扼守井陘古驛道的東天門,是一組古代關城建筑,雄偉、奇妙。于南北兩座山峰交匯處,鑿嶺石為基,基石上券洞,洞頂建閣,東天門如一把鐵鎖扼守,似一頭猛虎雄踞。閣下,兩條深深的車轍穿城而過,令人想起狼煙四起,金戈鐵馬,似聽到馬蹄嘚嘚,車輪滾滾。洞與閣,錯落有致;閣與道,縱橫交錯。洞高、閣寬、道窄、轍深,渾然一體,巍巍壯觀。特別是券洞頂部石面久經磨礪的光滑,兩側山石不同層次的風化,更給人以歷史的滄桑感。清代趙文濂有《東天門》詩曰:“箭筈通天辟一門,去天尺五躡云根。狼烽四起洶兵氣,鳥道千尋鑿石痕。曲徑通幽新路辟,丸泥塞險舊關存。成安老將知兵者,隘口何無勁卒屯?!?/p>

這條古道作為當年驛卒策馬的郵路,留下郵驛史的珍貴實物——路邊一座小石橋,一明兩暗三間石砌屋,那是始建于清嘉慶十六年(1811年)的驛鋪。石屋門楣上方鑲“立鄙守路”匾額,并銘有“嘉慶辛未”字樣。石屋被郵驛界的專家稱作我國現存最早的驛鋪,是中國郵驛史上的“活化石”。

常言道,條條大道通羅馬。200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負責文化和自然遺產保護的協調員、古代交通史專家亨利·克利爾先生來井陘考察,對秦皇古道贊不絕口,他認為:這里的古道比現在羅馬古道歷史更悠久,要早上一百多年,是珍貴的文化遺產。

8

2020-7M 中華全國集郵聯合會第八次代表大會(小型張)

主圖:木軺(yáo)車

邊飾:郵亭桓表

木軺車

1977年西寧市彭家寨漢墓出土,車通高0.85米,長0.92米,傘蓋直徑0.9米;馬通高1.05米,長0.9米,現藏青海省博物館。木軺車由車、馬、傘三部分組成,車輿、輪、轅、槽、傘蓋等部分,全為黑色,輪轂為壺形,有木輻17根,直轅后端連輿底。傘蓋上還插有25根木弓,蓋頂為圓形。而馬的頭、頸、身、眼、尾等分別雕刻后經過對接組裝而成,馬的肌肉輪廓清晰,富于質感,眼大口張,作昂首嘶鳴睨視狀。這匹馬通身為黑色,只有眼、鼻、口腔處被精心施以朱、白、黑三色彩繪。這套木軺車,車的造型輕便簡潔,馬的造型則栩栩如生,車與馬渾然一體,給人以強烈的藝術享受。軺車是漢律法定的傳車車型,因而軺車也可視為漢代郵運工具的縮影。

中國古代,車遞稱“傳”,車稱傳車。傳車屬高速車,易損毀,所以傳車要統一車型,以利更換部件。軺車也是法定的中下級官吏坐駕,屬當時最為常用的通用車型。軺車的車輿簡潔緊湊,自重輕,而且可以將傘蓋撤除,以利疾馳。軺車有駕一馬的,也有駕二馬的;駕一馬為雙轅車,駕二馬為單轅車。雙轅車的使用在世界交通史上都是大事,因為駕一馬能大大節省動力,提高效率。歐洲是到了中世紀才推廣了雙轅車,而中國早在公元前就將雙轅車用于郵運。

郵亭桓表

郵亭桓表形象出自1954年發掘的山東省沂南縣界湖鎮北寨漢畫像石墓,系中室北壁上橫額東段所刻畫的車馬行列前方的建筑。對照《漢書?尹賞傳》如淳注的描述:“上有屋,屋上有柱出,高丈余,有大板貫柱四出,名曰桓表”,畫像石上刻畫的建筑正是桓表?!墩f文系傳》云:“亭、郵立木為表,交木于其耑,則謂之華表,言若華也。古者十里一長亭,五里一短亭;郵,過也,所以止過客也,表雙立為桓?!编]亭桓表圖像在目前所有漢畫像資料中僅此一例,彌足珍貴。郵亭桓表右側迎候車馬的捧盾擁箜者是亭長,亭長右側是給車馬開道的人員,其手持的扇子在漢代稱“便面”,是一種儀仗道具。漢代的人們視死如視生,因而要在墓室中刻畫往來陰陽兩界的車馬行列。在這種完全按照現實世界布置的場景中,郵亭是分割陰陽兩界的建筑,亭長則屬于陽間最末端的官吏。

国产精品永久免费播放,天天日黄片,jlzzjlzzjlzz亚洲老师,欧美三级黑人,国产又色又粗又黄又爽视频